一個口罩,將世界撕裂成兩半

​​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,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:為什麼歐洲和美國人不肯戴口罩呢?

曾經有很多文章去分析其中的原因,比如觀念不同、反蒙面法等等。但隨著疫情在歐美愈演愈烈,他們冒著生命危險,還是不肯戴口罩,這個問題回答起來就不太容易了。

為了幫助大家理解背後的深層次原因,我來舉個例子。

最近幾天,北京本土已經清零多日,可是在我和女兒走在小區裡時,還是會經常遇到那個“怪人”——他戴著黑色的防毒面具,還有護目鏡。是的,我們每個人還戴著口罩,但他居然戴著防毒面具和護目鏡。

我女兒掩口直笑,跟我說“這個人居然戴防毒面具”,我說你小點聲,小心讓人聽見。但我心裡也在笑,他居然戴著防毒面具。這個人經常在小區和附近的公園行走,有一次被我兒子碰上了,兒子嚇得扭頭就跑。

一開始我們家也討論他戴防毒面具的原因,但沒有結果,除非直接去問他。後來多次讀到歐洲和美國人不肯戴口罩的新聞,頓悟:

我們人人戴口罩,假如身邊有個人戴著防毒面具和護目鏡,他就是我們當中的“異類”;在歐洲和美國,每個人都不戴口罩,假如你在他們身邊戴口罩,你就是“異類”。

我把這種對比,稱為“錯位思考”。當我們不能理解某個事物或現象時,可以將這個事物升格或降格,新的對比會讓你豁然開朗:如果你不能理解別人戴防毒面具,為什麼別人就一定能理解你戴口罩呢?

我曾用類似方法來解讀方方事件(《方方看世界,就像你們看方方》),只不過那篇文章裡用的是高維和低維的對比。

換個角度,或者換個維度,知者寥寥。

我們都習慣於相信自己的經驗,而忽略他人的感受。

這個世界到處存在著觀念上的分裂,單在口罩的觀念上,分裂程度就超過我們的想像。

早在我們國家疫情爆發時,口罩已經成為東亞和歐美觀念分裂的標誌。

有一位90後德籍納米比亞的視覺藝術家,名字叫邁克斯·塞登托普夫(Max Siedentopf),2月中旬在Instagram上連續發了一組搞怪口罩的作品,標題是《如何在致命的全球病毒中生存》。作品中的人物戴著各種“口罩”,有球鞋、牛奶瓶、內褲、衛生巾、白菜葉、花生醬瓶、胸罩甚至是套套。

當時正值湖北疫情嚴重之際,這組作品經新浪微博轉發後,引起了一些爭議,但傳播還不算太廣。但半個月以後,中國和歐美的形勢來了一個大翻轉,爭議開始增多,3月29日,塞登托普夫意識到自己作品帶來的影響越來越偏離創作時的初衷,於是公開致歉:

“這個系列作品如果給誰帶來冒犯,我為此​​道歉,那決非我的本意。我的作品常具批評性,經常譏諷我們身邊的事物。對我來說,將人們帶離他們舒適的區域是非常重要的特點,讓人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,不管是積極還是負面的角度。”

藝術,是主觀意識對客觀事物的反映,帶有強烈的主觀性,在這個意義上,塞登托普夫只是表達了他的主觀感受。

但藝術家的主觀感受並非孤立的,因為他也是人,浸泡在社會環境中。同樣的作品,在我們看來有譏諷和冒犯的感受,在他們自己看來,卻有強烈的共鳴,因為歐美大部分國家,在疫情爆發時對戴口罩是排斥的。

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排斥口罩的觀念如此根深蒂固呢?一是近百年來的宣傳,二是最高決策人的引導。

口罩只應由醫生、護士、病人和在粉塵中工作的工人佩戴,普遍持這一觀念的國家有:美國,英國,大部分歐盟國家,澳大利亞,新西蘭,印度,南非和新加坡。在這些國家宣傳防疫時,普遍說只要勤洗手,拉開社交距離。

世衛組織(WHO)的健康緊急計劃署執行主任邁克·萊恩(Mike Ryan)甚至在一周前還公開表示:“沒有特別證據表明,大規模人口佩戴口罩(對防疫)有潛在益處。”WHO的官員都這樣說,也就難怪美國和英國的疾控中心主任持相同態度,他們都曾公開呼籲:不要搶購口罩,普通口罩對防止感染一點用都沒有,手術口罩和N95還要留給醫護人員!

我相信這些專業領域的官員敢這樣呼籲,不僅僅是出於保護一線醫療資源的目的,他們真的是這樣想的!

歐美和中華文化輻射區(中國、韓國、日本和東南亞國家)不同,他們在歷史上就注重實證,如果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持,就會持懷疑態度。他們這樣認為:手術口罩可以阻擋大顆粒飛沫,但小顆粒無法過濾;N95口罩可以阻擋95%的細微顆粒。

由於沒能在短時間內做比對實驗,歐美從上到下就一直持這樣的觀念。他們不理解為什麼中國人要戴口罩,就像我們不能理解有人要戴防毒面具。然而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,口罩一夜之間成了他們眼中的神器,原先的觀念開始打臉了。

他們開始注意到,鼓勵戴口罩的地方,病例增長緩慢,不戴口罩的國家數字瘋漲。比如,捷克是在歐洲少有的強制戴口罩的國家,他們超過1000萬人口只有3200多例確診,31人死亡;相比之下,意大利超過11萬確診,14000例死亡,西班牙也超過11萬確診,死亡過萬。同樣在意大利,據騰訊的報導,托斯卡納區的普拉托市華人區有5萬華人,無一感染。韓國、日本都是鼓勵戴口罩的國家,他們的數字增長都非常緩慢。中國則是口罩抗疫的典型,領導人視察社區都戴口罩,武漢和湖北封城之後,其他省市都成了安全區。

於是,這兩天歐美尤其是美國,對口罩的態度來了180度急轉彎。美國疾控中心開始建議每個人都要戴口罩,WHO那個主任萊恩又說:“我們必須注意到戴口罩的效果,不管是自製口罩還是綿口罩,在社區範圍內有助於全面預防這種疾病。”

即使“什麼都懂”的總統特朗普,也開始呼籲大家戴上非醫用口罩,儘管他聲稱自己不會戴:“我是不會戴的,戴著口罩去會見總統、總理、國王、女王,我從來沒見過。”

特朗普不肯戴口罩,只是怕不夠帥嗎?

美國從泰國劫持了幾十萬個從中國中轉發往德國的口罩,理由是這些口罩是由3M中國生產的。德國稱他們是“現代海盜”。

一百年前,特朗普還沒有出生,但那時候美國應對瘟疫是戴口罩的。

1918年爆發了一次全球流感(當時稱西班牙流感),從當年1月一直到1920年12月,全球三分之一人口即5億人感染,大約5000萬人死亡,僅在美國死亡病例就高達50萬。由於爆發初期正處第一次世界大戰,士兵將流感病毒擴散至全球。郵輪成為死亡集中營,各地紛紛建立方艙醫院,跟現在非常像。

1918年10月,舊金山立法院緊急出台了《流感口罩條例》,強制規定出門必須戴口罩,只有居家或用餐時例外,違者罰款5至100美元甚至拘役10天。市長親自呼籲公眾:“戴口罩就是救命,戴口罩可降低感染率達99%!”他們甚至為此編了一首歌,廣為傳唱,還四處張貼口號“戰壕里戴防毒面具,家裡戴流感口罩”。

跟現在一樣,很多人不以為然,市政府發現公眾場合還是有很多人不肯戴。有記者在一場拳擊賽拍的照片顯示一半人沒有戴口罩,警察局把照片放大,挨個找人抓起來。

有一艘從英國駛往美國的郵輪,船長勒令每個人都必須戴口罩,下船時沒有一個人感染。兩個月後,舊金山感染人數降為個位數,口罩條例才解除。

一百年來,口罩如何變得毫無用處,不得而知。

口罩
口罩

一個口罩,將這個世界分裂成兩半。現在,整個世界對口罩的認知趨向統一,但割裂世界的觀念無處不在。

不戴口罩的人,看戴口罩的覺得很奇怪。戴口罩的人,看戴防毒面具的覺得很奇怪。這種分裂還有哪些?

中國人嘲笑印度人擦屁屁不用手紙而用手,還用手抓飯吃;印度人說,我們擦屁屁用左手,吃飯用右手,這就是為什麼你們痔瘡比我們多。

歐美人不理解中國人圍桌吃飯,每個人的筷子沾著口水伸向同一盤菜;中國人卻享受這種闔家團圓不分彼此。

他覺得吃素長命百歲,你覺得吃肉萬壽無疆。

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上帝?

中國好,還是外國好?

是劉慈欣厲害,還是方方厲害?

反正我更喜歡大劉,他們的小說,我都看過。

在多維且撕裂的世界,我更喜歡高維。

17年前,我曾在“大郅事件”期間寫過一篇《水面》,每次讀來,覺得都不是我自己寫的,彷彿神諭。裡面有這些句子:

  水面,將其上下分為兩個世界,兩種思維,兩種命運。你無法驅使大多數人去像魚一樣思考,也無法讓魚像人一樣去深思。

  水面,是人和魚共同的邊界,命運的邊界。人,或會潛入水下,不過一兩分鐘而已;魚,或會躍出水面,不過半秒而已。命運的邊界,是如此難以跨越。

  如果你想知道一條魚是怎樣想的,請潛入水面之下,像它一樣去思考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 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乐昌家园 » 一個口罩,將世界撕裂成兩半